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七月十一日。

浩浩荡荡的长河,自西极之地,一路奔涌至此。

经天马高原,泥沙俱下,造就了这样一截浑浊的河段。

观河台上的这些人,是亲眼看着黄河河段的水位,一天天地涨了上来。

古老厚重的狻猊桥,高大雄阔,可容数十辆战车并行。平日里如天桥横跨深渊,河流在桥下几十丈的地方温顺缓行。

而如今,水面已经接近桥面。

怒涛日夜不断地撞击着桥身,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仿佛恐怖巨兽在日夜咆哮。

坚固如狻猊桥,也有一种随时要被拦腰截断的危险感觉。

没有亲见的人,是难以想象这一幕的。

比河流奔涌更坚定的,是时间。

黄河之会正式开始的这一天。所有参赛的天骄,所有的观礼者,都聚集在一起,走进了六合之柱里。

古老的法阵经过一代代的修补、升华,在今日仍然发挥着作用。

环形看台上,几乎有无限的座位,已经坐下了密密麻麻的人,仍然有巨大的余裕。

姜望、重玄遵、计昭南,作为齐国参战天骄,单独坐在看台最前面的位置。

唯有曹皆陪着他们就坐。

两队天覆军士卒作为仪仗,拱卫周边。

重玄胜、李龙川他们,则坐在更后面一些的观礼区。自然,跟王夷吾是不在一处的。

“今日正赛,可能要先打外楼场。”曹皆提前说道:“重玄遵你做好准备。”

姜望明白这是因为什么。

昨日的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选拔赛,打得非常激烈。

第一个决出的正赛名额,是宋国天骄,号称“六艺皆达”的辰巳午。

问题出在第二个正赛名额上。

倒不是这一场决选有什么猫腻在。主要是它打得……太久了。

最后的决选从下午开始,辰巳午那一场在一炷香的时间里就结束了。

而另一场,一直打到了今日清晨,正赛都要开始了,才决出胜负。

神临强者金躯玉髓,生命力远超凡胎时,防御力更是恐怖。

遇上两个实力相当、谨慎稳健的,打上个几天几夜也不稀奇。

丹国的张巡足足磨了六个时辰,才以微弱的优势击垮对手。

若非马上要开始准备正赛,他们再不结束,就要被强行判定胜负了,这场决选说不定还有得打。

如此一来,丹国内府场、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都打进了正赛,尤其后者,更是让丹国人沸腾。

三十岁以下的神临修士有多难得?

丹国不仅出了一个,还打进了黄河之会的正赛。可以被视为天底下最强的八个年轻天骄之一。

这种程度的天骄,说一声真人可期,不会有任何人质疑。

对于常年面对秦国压力的丹国来说,这当然是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河谷平原的哀鸿,至今还在那里彷徨。

丹国若不自强,何以为继?

无疑张巡、萧恕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这两位天骄,也毋庸置疑成为了丹国人的骄傲。

不过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拖延到今日的后果……

就导致内府场最后的那个名额,没能决出来。

依照传承的规矩,内府场、外楼场、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都要分开确定名单。

本来是准备张巡他们打完,就举行白玉瑕他们的决选。

但前者一直拖到今日早晨,后者就没了时间。

内府场最终名单都没能确定,自然不能第一个开始正赛。

好在这种情况亦有先例,无非只是调整正赛的顺序,并不影响黄河之会本身。

在往届,甚至也不乏诸位帝君心血来潮、让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先开赛的情况。

对于曹皆的提醒,重玄遵只是笑了笑:“我的准备,在临淄就做好了。”

曹皆也笑:“那我拭目以待。”

何止是曹皆呢?

姜望自己也都非常期待重玄遵的战斗。

很想看看这位夺尽同辈风华的白衣公子,在这列国天骄齐聚的观河台,是否还能盖压一切。

他们此时是战友。

他也视重玄遵为以后的对手。

计昭南坐在姜望左边,没有什么表情,只静静看着演武台。

看台上不同的人议论着、沸腾着,为自己亲近的天骄激动着。

而就在某个时刻,六合之柱围成的横面,那飘渺玄乎看不真切的横面,忽然间固定下来,变得清澈、干净、透亮。

像一面面巨大的镜子,拼接在一起,构成这个接天连地的圆柱形幕墙。

轰隆隆!

波涛汹涌的声音,滚滚而来。

姜望抬头看去,在这“镜幕”之上,看到黄河浩荡、浊流急湍。

四周镜幕,映照的是观河台下的长河!

水位在疯狂地上涨。

横贯数万里的伟大河流,像巨龙一样翻过身来!

“陆地瀚海”似要反倾,淹没这个它哺育了无数年月的世界,

那种侵吞一切、灭世般的感受,非亲见不能体会。

身具超凡之力的人们,在这样的画面前,也只有深深的无力和惶惑!

狻猊桥和霸下桥,镇在黄河河段两头的、具有伟力的古老大桥,终于被咆哮的黄河所淹没。桥面与水面已齐平!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镜幕全都消失了。

看台之后已是空空荡荡。

远空、流云、黄河咆哮的浊浪……

都在视野里铺开。

坐在看台上的人,仿佛能够感受到四面八方吹来的河风。

六根参天的古老石柱,就有六个截面。

它们像是这六合之柱在天地间框住的“窗”,列国天骄、所有观礼者、各国将士,都在“窗内”,窗外即是整个现世。

而后姜望看到,就在他对面的位置,他所对应的那个、容纳一整片天地的“窗子”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是何等伟大、庞巨的身影?

几乎顶天立地,与六合之柱齐平!

即使姜望穷极目力,也只看得到一个半身。

只看得到紫色的龙袍,如天幕垂下。

曹皆立即起身站立,姜望、重玄遵、计昭南也不敢怠慢,一齐起身,深躬为礼:“帝君!”

非止于他们所面对的这一个“窗”,六合之柱围起来的所有六个“窗子”里,都出现了这样一个巨大的身影。

无法看清他们伟大的面容,只能看到他们的龙袍一角。

是赤色的、红白青三色混杂的、玄色的、混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且缀有十三颗星辰的、天青色的。

分别代表楚帝、景帝、秦帝、荆帝、牧帝。

整个六合之柱内,所有的人全部站起。

无论是不是为这六位伟大存在所统御,全都躬身。

齐齐礼道——

“帝君!”

空间仿佛凝固了,黄河愤怒的咆哮也已经静止。

有一种古老的力量在复苏。

那神秘而久远的气息,令在场所有人,都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仿佛亘古的岁月流经现世。

而掌管现世最高权力的六大帝君,已驾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