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郑春城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忍不住望了一下他老婆。

毕竟他老婆当家。

他顶多也就抱怨一下。

“那还等什么,走啊?”

“啊?真,真去啊?”

还没等郑春城把话说完,便见他老婆上来就是一巴掌。

“都他麻这样了,还不去看,等死啊?”

“钱,钱的事咋整。”

“麻的,你这脑子真是进水了,你觉得你不给钱,那姓文的给你治吗?要多少给多少,走!”

“是是是,太好了。”

有了他老婆这话,那还等什么。

便赶紧提起鞋子,跑了出去。

不得不说,这脚痒得真是受不了,就院子那几步路,还停下抓几下。

不抓几下,感觉活不下去一样。

他老婆这时穿好鞋子,临走,冲着贾六父子俩说道:“假大夫,钱的事儿,等我治好了病再给你算帐,你最好给我准备好了。”

“你,没门儿。”

贾六那个气就别提前了,心想到老子口袋里的钱,还想着让老子吐出来,你想啥呢?

看着这两口子跑出去。

贾正敬这时边抓边说道:“爸,咱们……要不要也去看看去啊?”

“看看去。”

“啊,真去啊,文浩那孙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要是故意整咱们,或者坐地起价怎么办?”

“臭小子,我说看看去,又没说看病?”

“啊,爸……干看啊?”

老头子也气乐了。

点着他的脑门没好气的说道。

“你呀,还是太年轻,我说先看看,到时候给郑春城他两口子看过之后,咱们不就知道价格了吗?那样咱们就可以顺着他的价格来了,要不然,这家伙一口价好几百万,把老子的屎打出来,也没有啊?”

听着他爸的话,贾正敬“哦”的一声,明白了。

“爸,高,高啊?”

“高你个头啊,你是没脑子。”

这时父子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赶紧穿上袜子。

“爸,这脚这么臭,咱们要不要换个袜子啊?我都闻得出不来气?”

“麻的,你这臭小子,他是医生,拿着咱们的钱,不臭他臭谁啊,他挣的就是这个钱,不但不换,还得换上上个月没洗那双袜子,我臭死他。”

汗!

一听这话,贾正敬还有看热闹的人都是一脸无语。

心想这糟老头子坏的很。

“爸,我听你的,我也换上之前的袜子。”

真是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所以说一个人的家教非常关键。

两人穿好之后,便骑着他的小电驴走了。

……

桃源村。

卫生部。

文浩刚刚看过两人,凑空录好一个科普小视频传上去。

打开直播,在院子里打起了八锦段,等着上人。

做为一个医生,他深知久坐对人产生的危害。

所以坐得时间差不多一小时的时候,一定要站起来活动一下。

对于久坐,可能大家还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一次性坐得时间长短的问题。

其实久坐的定义,就是一天的时间,只要超过八个小时,就算久坐。

所以对于现在城市里的人,应该特别注意,如果有时间,早上或晚上一定要去锻炼半个小时以上。

不需要太多,量力而行,每次运动半个小时,一周,三到五次锻炼即可。

运动过量,可能死的过快,想想运动员为什么没几个长寿的?

而就在旁边的窗户上。

闫玥手里拿着笔,侧头望着正在锻炼的文浩。

心里幻想着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要是能和文浩在一起,死了都值了。

不过,闫玥也只能想想了,毕竟已经给了文浩两次机会了。

要是他喜欢自己的话,恐怕早就把持不住,把他拿下了。

既然不要,那就是不喜欢。

虽然她长得气质不凡,身材和脸蛋,那可都是万里挑一,也没有生过孩子……

但怎么说,也是离过婚的女人。

所以也只能望着他,发发呆,幻想一下了。

……

就在他锻炼的时候,脑子里来了一条感知信息。

郑春城两口子  包括贾六父子俩个正在赶往卫生部。

不由得笑了。

原本还要等几天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看样子,这怪病毒性很强。

而后便来到了手机前。

不得不说,章总是真给力,只要他一开播,便给他大流量。

每天都是几万,几十万的涨粉。

以这势头,赶超妹妹那可是早晚的事儿。

既然那郑春城和贾六他们来了,不如让直播间的粉丝们,看看热闹,耍耍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想到这,便冲着直播间说道:“多谢家人们的捧场,大家不用送礼物,给我点一点免费的小红心就行了,看今天又有了这么多新朋友,那我今天就给大家表演一个绝招,大家想不想看。”

这话一出,直播间里炸屏了。

当然了不少人都怀疑他之前视频里的真假。

毕竟几十年的癞在大医院都看不好,在他这几分钟就好了。

“我去,我怎么感觉这人就是个骗子,一下祖传秘方,一下天下绝技的。”

“想看就看,不想看出门右拐,记得关门。”

“尼玛  ,他是你爹啊,我说话你就护着。”

“我还是你爷呢?草。”

“草什么草,给你个仙人掌,还草不草。”

“别吵了,想看文医生来绝招的扣1.”

“扣什么1,喜欢的都来一只穿云箭。”

还别说,这直播间里的土豪真多,一时间,一支支的穿云箭飞起。

瞬间人数就已经达到了十万+。

人数成倍的增加,飘屏的人也越来越多,文浩压根看不到就过去了。

“好好,感谢大家的支持,既然大家这么给力,那我就来个绝招,我这绝招啊,一般的医生都做不到,来,你们看这是什么?”

说着便从他的小药箱里拿出那个他经常用的道具。

“这不是针灸包吗?我见过,很多次给别人看病,都用这个扎针,那么长的针头扎下去,妈呀,看着都疼。”

“没错,就是我经常用的针灸,不过这一次啊,咱们不玩针灸,玩个新鲜的独门绝技。”

说着便打开针灸包。

从最里面抽-出那根大钢针管。

“看到没有这个是什么,有人认识的吗?”

“我去,这么在号的针管子,这是给畜生打针的吧?”

“之前就有人说过这文浩就是个兽医,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文浩一听乐了。

“管他人医,还是兽医,只要能看好病就是好医生,来,看好了,等一下来人了,我就用这个给畜生打针的针管子,隔空打针,怎么样,想不想看?”

“啊,啥是隔空打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