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所以,牛罗村这个事情急不来的。”

乡长咆哮:“不急?怎么不急,再慢,那得什么时候去,到时候地里的葡萄藤出苗了就更不行了,况且现在都五月份了,再不补上,庄稼到时候来不及收怎么办……”

赵干事:“乡长,你说的我们都知道。”

“光知道有什么用,想办法啊!”乡长气的又骂骂咧咧:“真是一顿刁民啊,上到老头老太太,下到那姑奶奶,都是刁民,刁民!”

李干事也是一阵头大的劝:“是啊,是啊,乡长,那就是一群刁民!你别太气,气坏了身体可不好,种地的都倔,不肯和人讲道理的。”

下面的村子,有一个算一一个,要么耍赖,要么装可怜,要么横着,他们打起交道来,真是头大的要命。

“你说什么呢,你会不会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乡社的工作人员,是为乡里百姓服务,你怎么能这么喊他们,什么刁民,哪里来的刁民?”

“种地的怎么了,没有种地的你吃什么?喝西北风啊?”

“你不是农村来的?全国一大半的人都是农村,往上数三代,谁家不是种地的?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得这么难听了!”

“要是种地的都是刁民,那你不是刁民?我不是刁民?”乡长对李干事是一阵劈头盖脸的骂。

李干事一边认错,一边在心里委屈,还不是你先骂的,而且,我这还不是想让你消气吗。

乡长是典型的自己能骂,但是别人不能骂的那一类型人。

把李干事劈头盖脸一阵骂后,乡长气头似乎已经缓过来,皱眉问。

“对了,是不是下新村那边有几亩地也让牛罗村一块种葡萄了?”

赵干事点头:“对,说是那几亩地租借给牛罗村,年底了收租金。”

“谁准他们这么搞的,有地不种,还租出去,这是要搞什么?搞地主佃户那一套吗?”乡长又骂开了。

“乡长,倒也不是,这是村子之间的租借,一般协议好就可以了。”农村之间,有时候用地是难免的,只要协议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也不存在什么地主佃户这样的事情。

“下新村把那几块地租给牛罗村,年底也是拿粮食。”下新村和牛罗村对外都是这么说的,毕竟下新村缺粮食,现在粮食最实在,家家户户要是手里有粮食,心里也踏实。

不过到时候是不是把粮食兑换成钱,就是两个村子自己的事情了,谁也管不着。

其实乡长未必不知道这些,他就是觉得生气,要是下新村租借给牛罗村的地都是种粮食,那再多他都不会有意见,偏偏是给牛罗村种葡萄了,那还不如下新村自己种粮食呢,多少也能收到一点。

一亩地也就收个五百斤左右的粮食,一个成年人一年的口粮至少三百多四百斤,多种几亩地,到时候才不会饿肚子啊。

“走,我们去下新村看看去。”

“啊?不回去了?”李干事惊讶。

乡长又骂:“回个屁啊,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好,你就想回去,你还没有断奶啊,回回回,你自己回。”骂完,他大步往前走。

赵干事看了一眼又被骂的李干事,眼中闪过怜悯,低声道:“乡长现在在气头上,你还是先别说话了,等乡长气消了再说。”

这会,乡长就和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着。

从牛罗村这边去下新村有往水库的近道。

三人还路过水库的时候瞧见有三五个孩子在水库边嬉戏,还喊了几句,就怕有危险。

这话刚喊完,那几个孩子听话的爬起来,可没等他们离开水库太远,突然听到了哭喊声。

当即,立马掉头往回跑去。

只见,原本已经跑远的孩子居然又重新回来,这还不算,岸边正有两个孩子准备用长杆子去救水里溺水的两个孩子,但是水里的已经扑腾太远,够不着。

乡长一边让两个干事喊人来救,一边喝住了要下水的两个孩子。

“快,救人啊,救人……”

“乡长,乡长,我们不会游泳啊。”

“我会!”乡长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把身上的衣服拔了。

“你?等一下,乡长,你的身体……”

赵干事还没有说完呢,只见乡长几个疾步就扑腾跳下水库去。

乡长先去救扑腾的最远的,过去后,把人往水里按,按的差不多了,这才把人往回拖,等他再翻着去救第二个的时候,第二个孩子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正往底下沉去。

好不容易把第二个孩子也拖回来,李干事正在看顾第一个孩子,除了喝多了水,收到了一些惊吓,并没什么问题,倒是第二个孩子已经没有了意识。

乡长上岸后,当机立断就开始给第二个孩子进行心肺复苏。

这个时候,闻讯赶来的大人才到。

一看这一幕,当然是和乡长三人一起救人。

水库现在也就是早晚开闸放水,平常并没有什么人看守,何况现在也不是用水高峰。

谁也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怎么就跑水库这边来玩,还因为看到水库里头有鱼冒头,就想砸鱼。

石头砸没用,那就用长杆子,可砸着砸着,鱼没砸着,却一不小心的自己掉了进去,正是玩闹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那两孩子怎么就掉进去了,反正反应过来就急忙扯着嗓子喊人了。

也亏得乡长三人才走了不远,要不然,等远处干活的人闻讯过来,哪怕会游泳,这两个孩子沉下水库低去,想找到也不容易。

第二个孩子救治还算及时,吐出了一些水来,人也就醒过来了,就是整个人还有些发蒙。

见两个孩子都没事,乡长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来的时候打了个踉跄,一旁赵干事急忙扶住。

“乡长~您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话落,乡长见几个孩子还在一旁害怕的哭着,正想狠狠骂上一顿,哪里知道,心口一疼,眼睛一翻,人就这么晕过去了。

“乡长!”

“乡长,你怎么样了?”

“乡长,你醒一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