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来到霍格沃茨魔法学院之前我一直都是学校里最优秀的孩子,跟我相同的,也是其中大部分的,我最喜欢老师们带着我们做手工课。”

“还有厨艺课什么的,当然,这些都是不重要的,但如果你想做一个优秀的学生,这些不重要的课程也必须拿优,要不然就会拉低成绩的。”

莉莉还没开始讲,就有个人在格兰芬多休息室外面疯狂不停的敲门,我们还听到渡步的声音,特别大。

我看到大家都没空,就自告奋勇去开门。

吉德罗·洛哈特,他喘着粗气,说:“不用再讲麻瓜研究课的事,也不用再准备了,麻瓜研究课的教授又出事,没办法给大家讲课,麦格教授让我来通知大家的。”

瞬间,大家都傻眼了,教授都不来了,那还准备什么,准备个寂寞嘛,不愧是格兰芬多,一半多人眼里都带着欣喜若狂。

“那考试的时候怎么办,还需要考麻瓜研究课这一门的课程吗?如果是教授一直不来,是不是我们就不用考试了。”

一个看起来特别活泼的学姐问出灵魂问题。

吉德罗除了一头冷汗,好了,我知道了,肯定是麦格教授在他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跟他讲那么多。

“好了多丽,邓布利多教授肯定会安排新的麻瓜研究课教授教授的,不考试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还是刚刚跟我们说话的这个多兰学长比较理智。

莉莉也觉得多兰说的对,毕竟学校里面教授受伤了再换一个就是了,不考试,梅林都不会允许的。

吉德罗·洛哈特抖了抖一头金毛,纠结的说:“我本来是过来找维特的,顺道给麦格教授带句话,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直接去找麦格教授。”

多兰学长倒没什么表示,但是多丽就很失望,两个人虽然承包了格兰芬多三年级的级长位置,但多丽的成绩跟多兰的可是比不了的。

我说出来我的好奇心,问:“吉德罗,你知道麻瓜研究课教授怎么了吗?为什么不能来呢。”

“是龙,那位教授打算在来霍格沃茨之前最后一次去罗马尼亚看龙,结果就被龙吞下肚子,要不是同伴赶到的及时,教授他恐怕连想去圣芒戈都住段时间都不行了。”

紧接着,吉德罗眨着眼睛对我们说:“那位没来得了霍格沃茨的麻瓜研究课的教授毕业自霍格沃茨的格兰芬多学院。”

我扶额,果然。

好吧,这非常符合格兰芬多们一贯以来的个性,话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没有那么急的性子。

我很不爽的嘟着嘴说:“这不关格兰芬多学院的事,明明就是那位教授自己,如果他不去罗马尼亚看龙,那就不会把自己送到圣芒戈里面去了,不,那就不会把自己送到龙的肚子里面去了。”

格兰芬多也是我的学院,它再不好,也不能叫别的学院说啊,那多没面子,她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

吉德罗摸了摸头,他意识到这里不是拉文克劳,立马道歉说:“抱歉维特,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格兰芬多也挺好的,我感觉你就挺好的。”

听到了不上麻瓜研究课,所有的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们都已经不着急,包括多兰和多丽。

“莉莉,维特,今天多谢你们两个了,不过我想大家今天都已经没有继续学习的心思,我们等下次再说吧。”

多兰作为级长,看到大家都已经三三两两的撤退,有点不好意思,走过来拍了拍我跟莉莉的肩膀安慰我们。

我摇摇头,说:“没事的多兰学长,毕竟也快要到魁地奇比赛的时间,大家肯定不会把心思都放到学习上。”

多兰也笑了,拍着自己的胸肌表示说:“放心,今年的魁地奇比赛我们格兰芬多绝对拿第一,绝对要打败斯莱特林的卢修斯那家伙。”

“卢修斯,是马尔福家的卢修斯,那可有点不妙啊,马尔福家肯定会支援斯莱特林最新款的飞天扫帚,到时候战术再好,恐怕也会很悬。”

吉德罗摸着下巴,很难的地在那儿条条有理的分析着。

我拽了一下他的袍子,虽然我对魁地奇不感兴趣,但我可不敢低估魁地奇在这些小巫师们心中的地位。

吉德罗这家伙今天出门绝对是没看黄历没错了,怎么总是说话不带脑子,是喝水喝到脑子了吗?

多兰这个肌肉壮汉可不是好对付的,人家物理指不定比魔抗都高,吉德罗·洛哈特是想挨打吧。

“不会的,我对于我们的追球手非常有信心,斯莱特林那群只会投机的家伙飞天扫帚再好也比不过我们最优秀的球手们。”多兰信誓旦旦。

“都快要魁地奇比赛了,多兰学长肯定很忙,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了。”我陪着笑拉着吉德罗打算撤退。

还有很多事情要跟吉德罗说呢,就比如说,汤姆说的那个已经建成的孤儿院,霍格沃茨里面是有通向霍格莫德的密道,去了霍格莫德肯定就能找到那个汤姆建的巫师界孤儿院。

走之前,我还交代莉莉,说:“莉莉,我跟吉德罗还有别的事情,不能陪你一起玩了,等我回来我们一起预习写论文。”

说完之后,我不等莉莉点头就立马拉着吉德罗开始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真找到了隐蔽的地方之后,我才能把我的话都给吉德罗说。

七拐八拐的,霍格沃茨的路我到底还是没有摸透。

不过没多久,我还是找到了一间废弃的空教室。

我迫不及待的就开始询问吉德罗·洛哈特,说:“吉德罗,我想去霍格莫德,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吉德罗摸不着头脑的回答我说:“为什么要去霍格莫德,三年级和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才可以在周末去霍格莫德,我们根本就出不了霍格沃茨大门。”

我鄙视了吉德罗一眼,才说:“我们才只有一年级,当然不能靠正规的办法去霍格莫德,但是霍格沃茨什么最多,当然是密道最对了。”

没有小巫师拒绝得了霍格莫德的诱惑,吉德罗这家伙也不例外,然后吉德罗也嘿嘿的笑。

“好啦,走,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通向霍格莫德,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去要好,走,今天除了去霍格莫德玩之外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

吉德罗问:“还有事,还有什么别的事啊?”

我就抱着肩膀,很骄傲的对吉德罗说:“你知道魔法部里面新上任的那个里德尔副部长吗?”

吉德罗茫然无措的点点头,好像没理解我的意思。

我就说:“他在霍格莫德那里建立了巫师界第一个孤儿院,我想去那里看看是什么样的,刚好上午也没什么课,我们何不趁此机会去看看。”

据我说知,吉德罗这个非常喜欢卖弄的家伙还是很喜欢在小孩子的,小孩子可比大人好忽悠。

这很能满足他的卖弄欲,随随便便说点什么,都能被小孩子们崇拜的眼神淹没,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没问题,我也想去看看孤儿院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有没有小巫师住进去,我们刚好可以去霍格莫德买点东西给孩子们带过去。”

吉德罗满口答应,还给我整了点非常可行的建议。

金嘉隆这东西我还有很多,刚好可以去霍格莫德换点东西带去汤姆开的里德尔孤儿院送给小朋友们。

有人去看望小朋友的话,想必汤姆也会很开心的。

因为不想让太多的人看见,我打算带着吉德罗去走那一条比较少见的小路,就是卢平月圆化狼人时用的打人柳那里。

打人柳离这边不算特别远,我也知道打人柳最致命的弱点,从那里过也不用害怕出什么问题。

我三下两下在脑海里计划好,就抓住吉德罗的巫师袍的袖子,直接就很激动的拉着他走。

走到打人柳的旁边,我绕着这颗打人柳转了两圈,眼尖的顿时就发现了一个秘密的入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哈利波特里面写的一点错都没有,打人柳下面是有密道的,虽然不算大,但一个成年的巫师弯着腰过去也不难。

吉德罗脸上露出非常期待的表情,像是小孩子得到糖果一样。

可是,这样还不够,再走近一点就不行了,打人柳就像是复活了一样,四面八方就开始攻击人。

我又找了一会儿,才找到隐蔽地方那个打人柳的结疤,我非常麻利的躲过柳条的攻击按在那个结疤上面,顿时,所有的柳条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对吉德罗挥挥手,吉德罗就笑着跑到我这边,还双眼亮晶晶非常惊奇的想要去摸摸打人柳。

“快走吉德罗,前面的出口是是尖叫棚屋,你要是被我落下,可能会不太喜欢尖叫棚屋的环境。”

吉德罗立刻惊恐万分,说:“尖叫棚屋,天啊,维特,我们不能从这里去霍格莫德,你知道尖叫棚屋多可怕吗?霍格莫德的人说尖叫棚屋里有幽灵。”

我一脸黑线,看样子这家伙不但相信了流言还非常害怕那个众口相传的幽灵,简直太搞笑了。

“害怕那些东西做什么,霍格沃茨那么多幽灵也没见你害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没见到皮皮鬼,可是皮皮鬼也算是幽灵的一种。”

可是我的话事故没有安慰到吉德罗,这家伙整个人都在抖,明明比我都还要强壮,但可笑的害怕幽灵害怕的不行不行的。

“有我呢,怕什么,西里斯·布莱克都被我打退,如果真的有幽灵不长眼的撞到我们跟前,我一定会让它们后悔的。”

我再一次的拉住吉德罗的巫师袍袖子,试图给他点勇气,让他不要再这样抖呀抖的。

这个密道的路也不好走,根本就没人打扫,地上乱七八糟的,我还看到了一个像是被某种野兽牙齿咬断了的木棍。

那棍子我倒是走过去了,但吉德罗这家伙神游天外,要不是我拽着他的袖子,他百分百要摔个狗吃屎的挫样。

很快,我们就走出了密道,我先上前去推开挡在上面的活门板,尖叫棚屋就整个映入我和吉德罗的眼帘。

尖叫棚屋里面空荡荡的,别说是幽灵,这里根本是连一丝的动静都没有,就是乱的够呛一点,其他的就没了。

“啊……”

吉德罗的尖叫声特别刺耳。

我回头就看到他在指着角落里,好吧,那是个破破烂烂的白布,刚好罩住了个坏掉的飞天扫帚。

样子有点奇怪,不仔细看的话就跟看到了幽灵一样,也难怪会把吉德罗·洛哈特吓得尖叫。

“没有幽灵吉德罗,这根本就是有人在恶作剧,专门作弄你们这些害怕这害怕那的人的。”

我无奈的过去撤掉那张破破烂烂的白布,吉德罗这才不缩在角落里面装一个无辜的大可怜。

吉德罗有点尴尬的瞬间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巫师袍上的灰尘,他就说:“维特,我们先去蜂蜜公爵那边,我听拉文克劳的学长们说过,没有任何一个小巫师会拒绝蜂蜜公爵的糖果。”

我好笑的点点头,也没让吉德罗继续尴尬的意思。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吧,如果时间够,说不定我们还能赶得上霍格沃茨今天的午餐,赶不上的话,我就带你去霍格沃茨厨房想吃什么吃什么怎么样。”

没想到我这话正中吉德罗下怀,吉德罗当即就拉着我的手开始往前面有人烟的地方跑。

“那我们就快点吧维特,不过不是赶着回去吃午餐,等回去你要告诉我怎么去霍格沃茨的厨房。”

这只是小事,我也没给吉德罗泼冷水,很爽快的说:“没问题,我还能给你推荐点更好吃的,我保证你肯定会喜欢的。”

霍格沃茨里的雪都被用魔法处理掉了,没想到霍格莫德这边还有很多,特别是尖叫棚屋外面,能叫人走着走着一脚深一脚浅的。

路程不长,没一会儿,我和吉德罗就来到了霍格莫德。

这时候时间还早,路上根本没看到一个巫师,也是,这种下了雪之后,大家应该都待在家里的壁炉前面取暖,谁没事会在外面跑着玩。

也就有事情才会在外面跑,或者就比如我跟吉德罗这样,没事也喜欢找点事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