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虽有所克制,但依旧难掩兴奋的花侧妃以及宫、陶两位庶妃紧走了几步远离“战场”,于站立在后门处的王妃身后站定,兴致勃勃的美婢们也退到了一角以防被波及。

“请指教!”

相互见礼毕,一黑一青两个身影几乎同时动了,几个眨眼间已过招数合。

暗卫的招式跟武林中人的原本风格迥异,但春影、墨影因为和香影丽影经常切磋,对暗卫,尤其是定王府暗卫的招数套路非常熟悉。

可谭舞却并不熟悉春影的套路,刚开始交手时明显有些吃亏。

谭舞的身手真不是盖的,很快适应了过来。

两人越打越兴奋,越打越精彩,引得丫鬟们喝彩声不断,简直如同看到偶像的小迷妹,完全忘了矜持为何物。

势均力敌的对手总能激发出无尽潜能,谭舞和春影越打越来劲儿,出招越来越快,都想逼对方先使出杀手锏。

“停!”

不觉间两人的对战已持续了两刻多钟,始终不相上下,看那架势就是再打一天也分不出胜负。

该用午餐了,云悠然只得出声喊停。

收住身形的香影和谭舞都有些遗憾,从瞅向对方的目光中隐含的战意能明显预测,这俩人之间迟早会有一战或者多战。

“承让!”

旁观的三美和众美婢看向场中春影谭舞二人眼里的粉红星星直冒,许是都期盼着有朝一日也能拥有如此出神入化的身手。

这场比试虽令大家大饱了眼福,但更多的是意犹未尽。众美星星眼直冒的同时,更加坚定了继续习武的决心。

看到狂热到根本停不下来的众美人美婢,云悠然笑着提议道:

“此间离蔷薇苑不远,你们先将衣服换好,待会儿一起去花侧妃的蔷薇苑聚个餐,谭舞也一起去。”

“是,王妃!”

听到王妃的这个提议,众美更加兴奋了。花侧妃更是上前了一步,满脸欣喜地对云悠然说道:

“王妃愿意去,妾求之不得!”

平日她们很少聚餐,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怎么聚过餐。

自嫁入定王府,云悠然从未让后院美人立过规矩,故,各位美人基本都在各自的院子里单独用餐。

今日能一起聚聚,大家都蛮开心更蛮期待的。

花侧妃派了两个机灵的丫鬟穿好外裳先走一步回去安排,她们穿好外套披好披风,紧接着,就看到几道亮丽的移动风景朝着蔷薇苑而去。

丫鬟们在外间摆了几桌,教习谭舞由春影、墨影陪着开了一桌,云悠然和三大美人则聚在花厅。

“都站着干什么,坐呀。”

云悠然落座后见花侧妃她们都还站着,立马邀她们入座。

按规矩花侧妃她们没有资格跟王妃同桌而食,可王妃半点都不介意,她们若是扭捏王妃许会不高兴。

三大美人儿互看了一眼,谢座后陆续入座。

“小绿,你去外间跟春影她们说一声,今日放开了吃喝,若是喝多了,下午放半日假都好好休息。”

马上过春节了,虽说忙着布置王府但也不是特别忙,放半日假应该不会耽搁什么。

再说了,王府可不止这么几个丫鬟。

小绿是花侧妃蔷薇苑里的三等丫头,可能对习武不感兴趣并未跟着参与,此时和蔷薇苑里的几个小丫头一起在花厅端茶递水。

“是,王妃,奴婢这就去!”

王妃居然知道她一个侧妃院儿里三等丫鬟的名字,意识到这一层的小绿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答应的飞快,腿脚离去的更快。

“王妃居然知道小绿?”能被王妃记住,这小丫鬟还真是荣幸!

听到王妃竟准确的点到了她院里小丫鬟的名字,花侧妃都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妒忌,反正只觉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舒服。

云悠然并不知道花侧妃内心的纠结,她理所当然的道:

“本妃记性好,本妃不但记得你院子里丫鬟婆子的名字,整个王府但凡在册的本妃都记得。”

记性好,就是这么方便。

“对了,本妃过来还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殿下传回了封家书,说是春节回不来,得到来年三月或者四月才能回。”

“哦!”花侧妃。

“妾知道了王妃!”陶庶妃。

“多谢王妃告知!”宫庶妃。

……

应的这么潦草?你们就没别的可说?

哦,什么意思?

知道了,又是什么意思?

眼神里稍微带点思念或者遗憾之类的好不好?一个个的一点真情实感也无,这不科学!

不是说王府后院的女人们极容易在一棵树上死磕么,这怎么跟话本还有影视剧里的不一样呢?

罢了罢了,也许是众美腼腆,掩饰了原有的各种情绪呢。

不打算探究究竟,云悠然继续道:“若想给殿下写信这两日写好直接交给非烟就行。”

待会儿是不是还得派人去跟水侧妃也说一声?

“是,王妃!”花侧妃/陶庶妃/宫庶妃。

得,这次更简略,三美如同排练过的一般,回答的既统一又齐整。

云悠然哪里知道,跟她待久了,她的处世心态极大的影响到了三大美人。

以前萧君昊去西北边境时,不管定王殿下心里是否有她,花侧妃或多或少总不由自主地会去挂念那位远在边关的夫君。

就是进门晚的陶、宫两位庶妃,明知定王殿下心中已有她人,对他还是有过些许憧憬和期待。

可现在,她们深觉什么都没有过好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开开心心过的充实更重要。

强扭的瓜不甜,她们这小胳膊小腿儿的也强扭不了,那索性一切顺其自然的好。

食不言寝不语暂时放一边,共同围桌边聊边用餐无形中又将几人间的距离拉近了几分。

她们虽来自不同的家庭,但现在都已是定王府的一员。

她们之间相处的时间的确如王妃所说,远远多过跟定王这个夫君相处,不管是否承认,她们已经成为了彼此的家人。

她们都才只十多岁的年纪,往后余生真的还很长。

遇到王妃这样从不苛待、从不轻视甚至有些纵着她们的主母,只能用三生有幸来形容。

自定王妃嫁进王府,她们有的甚至过的比在娘家时还要舒心许多,将来再有个一男半女相伴,此生再无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