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傍晚时分,绯红酒店迎来了两波客人,一波是相伴而行的唐三小舞二人,一波是形单影只的宁荣荣。

柜台前,两波人相继到来。

“老板,我要两间单人房。”

“老板,我要一间单人套房。”

说罢,两伙人不由相视看了一眼。

望着一行人,服务台小姐姐面色有些为难,今日酒店生意较往日要好上不少,此时酒店客房所剩无几,恰好只剩两间单人房,实在找不出第三间。

可两波人是同时到来,她若单方面满足一方,另一方恐不会答应。

蠕了蠕嘴,小姐姐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实在不好意思,小店现在只剩下两间单人客房。”

“只有两间?”

唐三眉头一皱,不由看向宁荣荣,似乎想要跟她商量一下。

宁荣荣看也不看唐三,直接向柜台小姐姐说道:“那好办,给我一间。”

她可是与二人一同进的酒店,没理由他们人多就把房都给他们吧,那她可不同意。

这?

小姐姐没有应声,她将目光挪向唐三小舞身上,神色有些紧张,像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

小舞大大咧咧道:“那我们要另外一间。”

话音落下,三人目光纷纷投来,唐三眼神透着懵逼,宁荣荣眼神透着诧异,小姐姐眼神饱含感激。

“小舞。”

唐三将小舞拉在一旁,低声说道:“小舞,我是男生,你是女生,我们怎么可以同住一间房,我不同意。”

说完,他朝着服务台小姐姐大声说道:“不行,我们要两间房。”

这时,小姐姐面色顿时凝固,内心有些崩溃,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还同意的吗,怎么突然就变卦了,真是的,两小口恩恩爱爱住一间房不香吗,干嘛非要分两间房住。

宁荣荣面色一凝,扭头瞪了唐三一眼,随后向服务台小姐姐催促道:“快点,给我开一间房。”

言语间,有些不客气,显然是大小姐脾气发作。

宁大小姐心里也苦啊,也不知道得罪谁了,吃个烤肉有人抢,雇个保镖人又跑了,现在住个店,又有人抢,这一天天的,咋这么倒霉呢。

一边要一间房,一边要两间房,两边互不让步,夹在中间,服务台小姐姐瑟瑟发抖,不知如何是好。

看了看宁荣荣坚决的态度,又看了看小姐姐左右为难的表情,唐三内心有所动摇,不由向小舞说道:“要不我们换家酒店?”

小舞素手拍了唐三一下,面色有些不快,似乎对他的表现有些不满。

“我不要,我就要住这家店。”小舞撇着嘴,说道:“小三,你到底在顾忌什么,两个人睡一间房还可以省点钱,之前在七舍,我们不也是在同一间房住着吗。”

“再说,我一个女孩家都不介意,你一个男孩子咋这么忸怩。”

话落,一旁的两个小姐姐也是扫来异样的目光,眼神有些暧昧,搞半天是装模作样啊。

唐三一脸尴尬,心中倍感冤枉,在七舍时,又不止他一人在,现在能一样吗。

想到七舍,唐三就不由想起叶晓,也不知道晓晓现在在索托城的哪个地方,要是也在绯红酒店该有多好,那样他就可以跟晓晓住一间房,多出来的一间,正好给小舞。

不用旁人提醒,唐三也知道这个想法有多可笑,毕竟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无奈摇了摇头,心中也是妥协,就与小舞住一间房吧,大不了,他晚上冥想修炼,不睡床。

抬头看向服务台小姐姐,唐三轻轻摆了摆手,无奈道:“那就给我们开一间房吧。”

宁荣荣嘴角一撇,鄙视地看了唐三一眼,切,得了便宜还卖乖。

事情圆满解决,小姐姐脸上也是难得恢复轻松,一双素手落在仪器上,轻快地敲了起来。

就在这时,巧妙的事情发生了,好巧不巧,此时叶晓刚好从二楼走了下来,像是要出去觅食。

看见这突然出现的人影,几人神色急剧发生变化。

“奥利给。”

宁荣荣惊奇又恼怒的声音响起。

“晓晓。”

唐三面容饱含激动和喜悦,以及不敢置信。

“叶晓?”

扭头看向叶晓,小舞一脸诧异的神情。

盯视着前方,叶晓一脸呆滞,我透,什么鬼,怎么是他们。

眨眼间,叶晓愉悦的心情顿时沉入谷底,这幅名场面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啊。

可惜,上天安排的事情,人力是无法抗拒的。

有的人,你想见却见不着,有的人,你不想见却总能相见,这种种玄妙,都摆脱不了缘分二字。

缘分啊,它天注定,缘啊,它妙不可言。

抽搐了下嘴角,叶晓勉强接受事实。

此时,几人的身影也是来到叶晓身前。

还没等唐三开口,宁荣荣饱含怒意的声音骤然响起。

“奥利给,你言而无信,竟然拿了我的钱就跑路了,枉我那么相信你。”

奥利给?

唐三面色顿时一愣,晓晓又有新名字了?

察觉到叶晓扫来的眼神,聪慧的唐三隐隐发现其中的端倪,心中愕然一笑,也是没有拆穿。

然而,谎言之所以未被拆穿,只因时机未到,而并非隐瞒得有多好。

知道叶晓真实姓名的并非只有唐三一人,还有小舞。

听到这陌生的称呼,小舞诧异地看向宁荣荣,问道:“喂,他阴阴叫叶晓,你为什么要叫他奥利给?”

叶晓?

宁荣荣先是一愣,随后顿时反应过来,原来被骗了,他叫叶晓,而不是奥利给。

知道真相,宁荣荣的怒气犹如火山喷发,望向叶晓的眼神也变得极为恐怖,似怒似恼,似怨似妒。

叶晓面色有些尴尬,瞥了小舞一眼,眼神隐隐有些怪罪,他也没想瞒宁荣荣多久,但也不想在这种场合被拆穿谎言啊。

蠕了蠕嘴唇,他讪笑一声,随后说道:“我可以解释的。”

“是吗?”宁荣荣眼神阴森地看向叶晓,冷声说道:“那你解释。”

解释?解释个锤子,我也就客套一下,你还真当真啊。

咳咳。

“我确实不叫奥利给,主要是你态度太过蛮横,我心有不耐,只好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也许是金钱的魅力,心里说着不愿,嘴巴却很诚实,解释也是脱口而出。

“另外,啥叫我拿了钱就跑路,阴阴是你自己乱跑,害我跟丢了,我可是找了你好一会。”

说到这时,叶晓的声音突然变大,颇有一番气势,后发制人,可还行。

一波操作,叶晓顿时将锅甩给了宁荣荣。

不过奇招往往有着奇效,这时,宁荣荣已然开始反思,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

看见这一幕,唐三顿时惊呆了,这么秀的吗,还可以这样玩的哦。

小舞却是有些不以为意,撇了撇嘴,暗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