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白隐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百余年了。

为了面对版本中后期的各种灭世大劫,以及拥有无限重生能力,却立场混沌的玩家,白隐准备了很多底牌。

叠了一万两千两百五十七层的灵力盾,算是其中之一。

这种用多层结构来提升防御质量的灵力盾,是极道宗独有的灵盾法。

事实上,白隐前世作为玩家的时候,就学过一本【多层灵盾】,算是前期版本防御功法中的小极品。

不过,玩家与NPC学习技能,有极大的差别。

玩家学习技能,只需要投入经验,便可以快速提升技能等级。

经验值足够,甚至可以在几秒钟的时间里,直接将技能提升到满级!

这种成长速度是NPC无法媲美的。

不过,穿越后白隐发现,NPC也并非毫无优点。

玩家面板既是增强,也是一种束缚。

它赋予了玩家无与伦比的成长速度,却限制了玩家的成长性,使玩家只能在固定模板里提升。

例如【多层灵盾】,玩家一般获得的都是大路货,每级提升五层,十级满级,最多叠到五十层。

想要突破上限,只有找NPC做任务,获取NPC的独门传承,得到稀有品质的功法……

白隐现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NPC。

没有玩家面板增幅,同时也没有了束缚。

可以自己去理解、自己去修行。

自己花费时间去一层层的构建多层灵盾……

理论上,只要耐心、计算力、精力等条件足够。

多层灵盾的上限就会比想象中要夸张的多!

不过,这也依托于多层灵盾这门功法的便捷性。

作为极道宗独门功法,多层灵盾的优点便是上限极高,对悟性的要求不高。

反而是对耐心、对灵力的掌控、对计算能力具有极高的要求。

毕竟,叠甲是一个枯燥无味,不需要什么悟性的过程。

一万多层灵力盾,震撼了小师妹,震吐了荒魔。

白隐却有些不太满意。

一万多层,看似夸张,质量却远远不足。

要知道,中后期版本每次版本更新,战斗力膨胀的都极快。

在天魔入侵的时候,荒魔只是无尽魔潮中的低等炮灰。

眼前的荒魔,更是被封印了千百年,虚弱到了极点。

这种货色,两分钟内就能打破三百二十层灵力盾,一个小时出头就能将灵力盾撕裂……

自己的灵力盾,还远远不足。

缺点还有很多。

单层灵盾的质量较弱,极容易被打破。

如果说师尊两百多层灵盾,就能越阶抵挡渡劫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白隐估计,比自己高一阶的修士,全力一击可以打破足足一千多层灵盾!

质量相差五倍以上。

其次,数量也达到了瓶颈。

构建多层灵盾,难度越往后越高。

最开始,白隐每天能增加一百层灵盾。

到了现在,白隐全神贯注也要一天时间才能增加一层。

白隐自然不可能花一整天时间,只为了叠一层甲。

单纯的叠甲只是挨打。

除了叠甲,白隐平时还要修行别的功法,不可能将时间全部丢在灵盾上。

当然,修行功法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白隐现在只是通过试验,发现了灵盾的缺点。

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让小师妹见证、了解“魔”的存在。

让小师妹明白,这个世界其实危机四伏!

“雪晴,这就是清水镇被封印的‘魔’,天魔族荒魔属,可以直接称呼为荒魔。”

“这种被封印的魔、妖、鬼,并不在少数,或许你走过的一个平凡城镇,一个普通山坡下,就有可能封印着一个恐怖存在。”

站在多层灵盾的安全领域内,白隐指着前面的荒魔,对雪晴说道。

大师兄,你还没有解释一万层灵盾的事情,这都是掌门师伯的五十倍了啊!

雪晴幼小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不过,见大师兄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她也只能努力压下好奇,看向那头荒魔。

此刻,荒魔正处于受打击状态,一动不动,任由雪晴观察。

如果没有经历最初的魔气冲击,雪晴可能会觉得,这一点也不恐怖,反而有些可笑。

现在,则是带着戒备,认真的观察它。

“大师兄,这头‘魔’看上去与我们好像啊……”

正如雪晴所说。

荒魔的体型与人类相差无几,就连骨架也颇为相似。

皮包骨头的状态下,可以看到它大致的骨骼结构,只有部分地方与人类有明显的差别。

这与雪晴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她想象中的魔,是庞大、丑陋、扭曲的异怪。

“因为你看到的,其实并不是它的本体。”

白隐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天魔族,并非完全都是有型有质的存在,比如眼前的这头荒魔……”

白隐随手弹出一片瓜子皮,射向荒魔的燃烧的眼洞,还未靠近,瓜子皮就被高温焚灭。

保持不动的荒魔顿时感觉受到了侮辱。

一声咆哮,扑向了二人!

继续给灵力盾刮痧。

白隐继续讲道。

“它的本体,便是眼洞中的魔炎,可以寄宿于其它生物的体内,将其改造成魔化生物。”

“它现在表现出的外表,其实只是一个被侵占、改造了的炼体修士罢了。”

“千百年前的前辈,就是因为无法消灭荒魔的本体,所以选择将它封印在了这里。”

雪晴恍然大悟,先前的许多疑惑迎刃而解。

只不过,又有更多的问题油然而生。

大师兄不是从未离开过宗门吗。

他为何对封印、对天魔、对这件事如此了解?

就仿佛……这些事情是大师兄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这些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

雪晴只知道,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

大师兄带她了解了荒魔的习性、荒魔侵占生物后的反应、如何应对荒魔的攻击、荒魔与其它天魔的关系……

这头荒魔,也经历了怒不可遏、屈辱不堪、羞愤欲死、悲愤交加、逐渐习惯、面如死灰等阶段。

无可奈何啊!

封印终究是封印,内部空间就只有一点点,荒魔根本无处可躲。

试图攻击,又被那一万层的叹息之盾阻挡,拼命刮痧也只是打破了五千多层便再无余力……

荒魔最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停止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