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就在新笔趣阁,biquge87.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苏老弟,你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孔渊以心语传声给苏御。

苏御立时意会,自己已经多余了,人家接下来要说的话,恐怕不愿被外人听到,于是他知趣的施展土遁术,返回县城。

等苏御走后。

“小姐,这次闹的是不是有点大了?”

孔渊嘴上说着事情闹大,脸上却是笑嘻嘻的,一点担忧的样子都没有。

秦清笑着将长刀送回刀鞘,

“想要赚钱,胆子就要大,赚大钱更需要胆量,礼部向来跟我爹不对付,我才不怕招惹到他们,至于王奎让,他这个总管位置坐的本就不稳,要不然也不用靠着送美女妖狐来笼络京城那帮人。”

孔渊笑道:“那小姐打算怎么收尾呢?死了两个宣读使,还有总管府的人,朝廷和王奎让那边必然会派人彻查。”

“收尾肯定是不不容易的,白凝玉就是清楚这一点,才舍得花这么多钱买平安,”

秦清想了想说道:“长安那边不久肯定会派专人下来,你给我爹去封信,让他在朝堂想点办法,把这位下派查案的专员,换成我们自己人,顺带派人来一趟清河县,将黄金带走,交给太子殿下。”

“这个好办!”孔渊点了点头:“虽说死的是礼部的人,但办案总归是大理寺的分内之事,目下太子领旨督查大理寺,只需一句话就可以换成咱们的人。”

“只不过,王奎让那边又该怎么打发呢?”

秦清道:“想个办法让他知难而退,死了个幕僚而已,又不是死了老婆,他不会在意的。”

孔渊点了点头:“说的也是,王奎让也不傻,就算知道事情有猫腻,也犯不着因为这点破事跟咱们过不去,”

秦清目光望向远处,淡淡道:“净落山那边事关重大,我需要一个听话的宗门做狗腿,琉璃宗这样的最合适不过,呵呵......白宗主,我会吃你一辈子的.......”

秦清迎风而立,嘴角挂着冷笑。

.......

苏御在返城的路上,远远观望了那场一边倒的屠杀。

董武泉一干人被琉璃宗追上,杀了个一干二净,尸体也被扬了灰,现场处理的很干净,没留下丝毫痕迹。

总管府这帮人,就这样被灭口了.......

起因竟然是因为自己杀了两个宣读使,又嫁祸给了高汉卿。

人心诡测,莫过于此,谁能想到秦大姐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

一次凑巧下的偷听,竟然造成眼下这么大的局面,完全超出了苏御的想象。

“算了算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以我的智慧,以后还是尽量少掺和这些事。”

“不对!”

苏御猛然间醒悟过来,

我......我特么当时也在现场,秦大姐那个手下也认出了我.......

她们.......该不会也灭我的口吧?

苏御越想越后怕,仿佛看到秦清提着刀,舔着嘴角的鲜血,正冲着他狰狞的笑着。

不过.......他多虑了。

赵携那帮捕快秦清尚且未杀,又怎么会对他下手?

县衙大堂。

当赵携笑嘻嘻的转身将大门关上的时候,大家心里就跟明镜似的,知道这是要有好事了。

果然,秦清手里拎着一碟子银票,拍在张县令面前,然后拿出那封山水文牒举在手里,

“这件东西我们找到了,至于怎么找到的?大家各抒己见,想想咱们应该编个什么借口应付上面,对了,别往琉璃宗身上扯,我收了人家的钱了。”

张县令望着面前厚厚的一叠银票,一脸为难道:

“这可是涉及到总管府啊?”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秦清大大咧咧的坐下后:“朝廷和总管府那边我来兜着,你们要做的只有两点,第一,编个完整的故事,第二,把今天发生的事彻底忘掉,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敢泄露出去,只会有一个下场。”

“这个秦捕头只管放心,老李我这张嘴,严实得很,就是把衙门那套刑罚给我来上三遍,我都不会说,嗯?说什么?今天发生什么了?”

说话的,是县衙一位老捕快,人精一个。

赵携也拍着胸脯义正言辞道:“秦捕头放心,这种事情弟兄们也不是头一遭干了,哪回出事情了?”

“就是就是,今天我可什么都没看到。”

秦清呵呵一笑,

衙门这帮捕快口风紧,她是知道的,因为大家吃的就是这碗饭,嘴巴漏风的,也干不了这一行。

但如果说对他们用刑,还能闭紧嘴巴的,属实没有几个。

不过好在,秦清要做的,就是永远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当然了,主要是因为这帮人都是市井出身,确实讲义气,如果换成一帮读书人,秦清说不定真要灭口。

话说回来,她也不会当着读书人的面,讹琉璃宗的钱。

接着,大家开始分钱。

张县令拿了一万两银子,是大头,因为将来上面派人下来彻查,还得靠他的演技在前面撑着,能者多劳,一向如此。

赵携身为捕头,估计也免不了被上差询问,所以他拿了三千两,剩下的二十名捕快,每人六百量。

分账很均。

大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开始讨论怎么编造故事。

.......

傍晚时分,秦清卡着饭点来到一心堂。

“你今天不是去绿水堡了吗?”苏御装傻道,今天发生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秦大姐求放过。

“城里出了点事,所以没去成。”

秦清神情轻松的在餐桌前坐下,打开拎来的饭盒,取出一碟子青黑色的野菜。

“凉拌的曲曲菜,来尝尝。”

“噢~”

苏御在她对面坐下,心里多少有点紧张,偷偷关注着秦清脸上的表情变化,

那个神秘的中年人曾说过,会替他保守秘密,也不知道那家伙信不信得过?

“奇怪?”秦清忽的蹙眉。

苏御惊讶道:“哪奇怪了?”

秦清道:“我刚才说城里出了点事情,你怎么不问我出什么事了?这不像你啊?”

“是吗?呵呵.......”

苏御尽量让自己保持正常,笑道:“那秦大姐说说呗。”

“我突然又不想说了,”秦清执筷夹菜,眼角余光偷瞄着苏御。

“噢~~”苏御也没多问,埋头吃粥。

“你有问题!”

秦清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剪水般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苏御,

“放在平时,你问我问题,我不告诉你,你肯定会回我一句:不说拉倒,今天怎么不吱声了?”

“不说拉倒!”苏御头也没抬,继续吃粥,嘴里嚼着东西,含糊道:“不是没说,只是晚了一点。”